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难忘的往事
双城区关工委2019-10-10 13:55

  在我生活经历中,有许多难以忘怀的事情。在部队的那段生活经历,让我终生难以忘却……

  18岁那年,我的夙愿实现了,应征入伍那天,父母家人、乡亲们流着喜泪在村头与我告别……     

  1973年12月27号,我踏上了开往内蒙赤峰的军列,经过昼夜兼程,终于到达了我朝思暮想的军营81215部队。由于折腾了两天一夜,到达部队已是万家灯火,大家都有些疲惫,新兵连点完名就吹了熄灯号。第二天,当我们睁开眼睛看到,这并不是在城市里的军营,而是在赤峰市郊区叫十五铺小山坡建的营房,一排排梯田式的营房错落有致,青一色是石头砖瓦结构的平房,室内没有暖气,只有地龙板铺,虽然十冬腊月,但10人住一个大通铺也不觉冷。因为当兵是人生的一种荣耀,心里总有一团火在燃烧。 

  刚到新兵连,一切都感到新鲜又陌生。跨入它的门坎,我们是那么的天真烂漫,幼稚可笑,都体现在日常的军事训练和生活中。    

  新兵的生活是紧张的,赤峰的冬天嘎叭嘎叭冷,经常是风沙弥漫,黄毛风像刀子一样刮脸。新兵集训期正值严寒季节,在这样的恶劣天气下,我们出操训练依然迈着整齐的步伐,铿锵有力的口号震颤着辽西大地,回荡在红山上空。练习卧姿步枪瞄准时,一趴就是一上午,手被冻僵了,裤角和袖口灌满了沙土,连牙缝里都是。但我们并不感到苦累泛味,而是充满了欢乐与憧憬。在新兵连最怕夜间紧急集合,每次集合都留下千姿百态的场面,有的穿差了鞋,有的没戴帽子,有的没穿裤子……大家捂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有一次夜间紧急集合,没跑上一里地,有的背包散了抱着被子跑,有的稀里哗啦响声不断,有的牙具散落一路,第二天洗漱时傻了眼。还是细心的指导员帮着捡了回来,让大家一一认领。两个月的新兵集训接近了尾声,经过新兵连火热生活的洗礼和刻苦训练,我们全部通过考核,这时我们才佩戴上了领章帽徽,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戴上领章帽徽那天,我对着镜子左瞧右看,心花怒放,更让我懂得了绿军装所赋予军人的使命担当。    

  新兵连结束,我被分配到二营二炮连,老连队的官兵来自五湖四海,生活丰富多彩,口音、生活习惯各异,营房里发生许许多多趣事。那年,我们连分来新兵谭成忠,他是来自四川万县贫困山区,家里特别穷。每月6块钱的军贴费,他舍不得花,攒着等复员回家娶婆娘(四川方言婆娘即媳妇)。每天早上刷牙,牙刷上沾点水就完事了。一天晚上,他数钱时将5分硬币掉进了床铺下,这下可坏了,他竞然一边哭一边找,谁劝也不管用,眼看快要吹熄灯号了,去连部开会回来的班长见此,劝他说,“算了,不就5分钱吗?别找了,我给你。”他这才消停。谁知第二天早上起床后,他又翻床铺找了起来,班长问他,“我不是给了你吗?”他反过来说,“班长,那5分找到不就一毛了吗?”弄得班长哭笑不得。

    我是一名炮兵,在紧张而有序的军事训练中,不只是炮,还有步枪、投弹等多科目的训练。军事训练对于我来说是弱项,由于个子矮小,尽管每次练习投弹都使出了吃奶的劲儿,但也只是刚刚及格,闹出了许多悬事。记得在一次手榴弹实弹训练中,也是我第一次接触实弹,心跳得提到了嗓子眼。当轮到我投弹时,尽管排长一再盯瞩,“别慌”、“按要领来”,可我还是心怦怦地跳。我拿起手榴弹拧开后盖,将拉环套在手指上,多嗦的手瞬间把手榴弹仍了出去,谁知还不到10米远,在这只有3至7秒就爆炸的千钧一发之际,手急眼快的排长张春志,一个健步扑过来,把我推进掩体内,只听“轰”的一声炸响,弹片从头顶上飞过。和我一起滚进掩体的张排长,脸色煞白额头上淌着汗珠,他没责怪我,只是说,“太悬了,捡了两条命。”而吓懞圈的我愣愣的流泪无语。后怕使我一连多日晚上做噩梦,大家都叫我“弹漏子”。但我深知,是老排长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至今回想起来,仍然不寒而粟,记忆犹新。  

  部队除了军事训练,还要执行各项战备施工任务。1977年8月,我们连队奉命到辽宁省朝阳县胜利公社花坤大队,执行地下电缆施工任务,我们班负责电缆沟爆破,这是一项最艰巨、也是最危险的任务,所以要求我们务必做到安全万无一失。我们每天都要背着炸药爬山几十公里,爆破上百个点。一次,我同班长李清山上山挨个炮眼装药爆破,当我俩装好药点燃导火索,躲到安全地带等待爆炸时,有一处没响,部队叫哑炮。出现哑炮也是常有的事,但必须立马排除,否则会给后续清沟的民工带来危害。于是,我同班长小心翼翼爬到哑炮指定位置细心观察,发现导火索在慢慢燃烧,即将接近火药了。班长见状大喊一声,“不好,要爆炸,”说时迟,那时快,他用力猛推开我,因为山坡很陡,我们俩一起滚了下去,掉进了一个树叶杂草的坑内,瞬间一声巨响,尤如“天女散花”,碎石浓烟一齐抛向空中,射向四方。我同老班长有惊无险,躲过了一场生死劫难。我对老班长既感激又佩服,如果不是他果断出手,我们二人将会生死难料。这一年,我们班受到了营嘉奖。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1979年我复员了。分手时,我与朝夕相处的老班长紧紧的拥抱在一起,相互拍打着肩膀,没有话语,只有泪水在奔流……我舍不得甘苦与共的老战友,更舍不得那身绿军装。

  回到地方后,我始终珍藏着那身绿军装,每逢八一我都要穿一天,感受那份真爱。时光荏苒,四十多年过去了,从工作岗位退下来后,虽然每天享受着天伦之乐、幸福无忧的生活,可我不甘寂寞,让老年生活得更有乐趣,受区委聘用做关心下一代工作,为青少年的教育奉献一份余热。我发挥在部队从事新闻写作的专长,深入基层关工组织、特别是青少年中,采写了大量稿件。几年来,在国家、省、市、区报刊,电台、网络等媒体发表数百篇文章和文学作品。使双城区关工委宣传工作,连续被省评为先进集体,我也被评为省、市关心下一代宣传工作先进个人,没有辜负部队大熔炉的培养。   

  虽我已两鬓斑白,但每次翻阅穿军装的老照片,那些充满青春活力,英姿飒爽的身影,那些曾朝夕相处、甘苦与共的战友,就一一浮现在眼前,那嘹亮的军号声,还时常会在睡梦中把我唤醒,那些经历,那段历史,早已深入我的心髓,融入我的血脉。  

  由于年龄增长,怀旧日益强烈,今年七月,我应老战友之邀共同前去吉林,与老排长相聚,共叙战友之情。老排长拿出了最好的酒,我们畅饮到深夜,畅军营,话未来,拥抱,眼泪,握手告别,永记那难忘一刻。时间的沉积和岁月的磨砺,使我更加感到,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是我生命中一段难忘的记忆,珍贵的收藏。

 
会议报道
方正县关工委召开“五老 ...
香坊区汽轮小学素质教育纪实
市关工委同香港李锦记集 ...
第59次常委会会议纪要( ...
市委常委会听取市关工委 ...
中国关工委主任顾秀莲莅 ...
五老风采
记冯玉叶尚志市优秀“五老”
记尚志市一面坡镇长营村 ...
记道外区太平街道中邮社 ...
张永生和他的东北军事文 ...
记方正县优秀“五老”罗 ...
记“花枝俏五老关爱团” ...
关爱行动
道外区委书记调研指导关 ...
圆梦“希望厨师”助力脱 ...
让“爱”洒满人间
尊师重教 实现梦想大山深...
谁说天下没有“免费午餐”
延寿县关工委参加胜利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