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他与死神擦肩而过
延寿县关工委2019-12-24 14:47

  李长江, 1926年5月出生,热河省人。1947年9月8日参军,1949年2月在天津加入中国共产党,原在五十四军一三四师401团八连任排长,参加过辽沈战役、平津战役、衡宝战役、广西剿匪、抗美援朝,在战斗中荣立大功一次,小功四次,1957年从朝鲜回国,1958年到河北昌黎培训,同年4月1日转业到密山农场工作,1963年到延寿县平安林业站(当时称平安林场)工作,1968年到延安林业站工作,1983年在该站退休。2011年被林业局关工委聘为“五老”,直至2016年11月19日去世。

  棉皮手套救了他的命

  1948年冬攻打天津时,李长江当时任机枪射手,部队发军装的时候给每个机枪射手发了一双棉皮手套(这批棉皮手套是在国民党仓库里发现的),因那时总是行军打仗,李长江脚好出汗,鞋里总是潮湿的,冻脚,李长江就将一只手套剪了做成鞋垫垫到鞋里,另一只放在了兜里。在攻打到天津护城河时,有一块炮弹皮崩到了他身上。当时,李长江没什么感觉,等到战斗结束了,才发现棉袄被炸了一个大三角口,棉手套崩透了,棉袄也崩透了,幸亏棉手套挡了一下身体才没有受伤,是放在兜里的手套救了他一命。

  在平津战役中,快过年时攻打天津,李长江所在的营负责攻打天津城里三马路,那里有敌人一个团,他们一个营将敌人包围了,重机枪向里面射击,敌人敌不过我军攻打,于是对我军喊话:“你们派个人来吧,我们投降。”营长就派了九连连长带个通讯员进去了,没几分钟就将敌人的团长带出来了,敌人投降了,营长就将这一个团的俘虏集中到一个学校操场看守起来。这时,突然又从旁边的一个小楼里传来几声枪响,原来是还有一些没有投降的敌人打的冷枪,于是营长命令七连机炮连去将负隅顽抗的敌人消灭掉。当时七连有六门炮,战士们将小楼包围起来,接着集中火力轰打小楼,小楼在炮火的攻击下燃烧了起来,有的敌人被炸死了,有的带火跑了出来,战士们见了一阵猛打,终于将这伙儿顽匪消灭了。

  运送子弹险被炸伤

  辽沈战役的时候,在锦州有一个地方叫双阳甸,是一个大站,李长江所在的连队是八连曹志红连(长征时,毛泽东警卫团的八连,当时的连长叫曹志红,他带领一个连的战士消灭了日本的一个连。因此,毛泽东主席为他所在的八连命名为曹志红连),打锦州外围的时候,李长江他们在东边打突击口,配合九连开始打大紫云山,九连伤亡较大,一个机枪班十五个人,三挺机枪,一挺机枪五个人,正副班长各带一挺,二组组长带一挺,那时李长江当弹药手,扛子弹箱的,子弹箱也很沉,一个箱里有五百发子弹,扛不动了,就拽着箱子走,组长在前面走,李长江在后面跟着,组长不小心踩到了地雷上,当时就牺牲了,把李长江被震倒了,没有受伤,机枪班共牺牲了四个人,歼敌百余人。

  参加衡宝战役

  平津战役后,李长江随部队在河北省过的年,以后部队整训,林彪任四野司令员,李长江所在的部队当时在东北野战军第8纵队, 1948年11月改称45军。1949年南下,参加衡宝战役,打白崇禧,白崇禧向以狡猾著称,被人称之为“小诸葛”。衡宝战役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的三个兵团和第二野战军的两个兵团与白崇禧集团在衡阳市、宝庆地区进行的一次运动战。

  衡宝战役,又称中南战役,是解放军进军中南地区以来的首次重大战役。历时34天歼灭国民党军4.7万余人,解放了湘南和湘西大部地我。李长江所在的“八纵”在建立农村根据地的过程中,将各部队分散开来,搜集日伪散落的武器,并进行剿匪,以此作为扩充武器装备的主要来源。在作战中,李长江和他的战友们也具备了“三猛”的战斗作风。即在进攻战斗中要“猛打”、“猛冲”、“猛追”,不让敌人有喘息时间,一举把敌人打垮。“猛打”即是各种火器集中到主攻方向,以猛烈的火力打击主要目标。“猛冲”即集中火力射击后,突击部队乘势猛烈冲击,以火力消灭敌人。“猛追”即对被冲击溃乱退却的敌人实行猛烈的追击,要一直压下去,直到全部消灭敌人。因此,他们在衡宝战役中连连获胜。

  广西剿匪

  1950年,李长江参加广西剿匪。当时国民党100军在广西遣散,有部分人与当地土匪勾结,并将一些年轻人抓去当土匪,他们肆意作乱,危害人民及边防安全,因此解放军进入广西剿匪。土匪很猖狂,一次在六虎这个地方,有五百多土匪,我军派两个连去剿匪,其中就有李长江所在的八连机炮连。六虎有两个地方,一个叫老城,一个叫新城,这两个地方都有土匪,战斗进行了一天,战士们将老城的土匪都打到新城去了,新城四个角上各有一个炮楼,步兵接近不了,于是派通信兵连夜回到团部,调步兵炮攻打新城,这才将新城攻了下来。那时李长江是机枪组组长,当时土匪都集中到了新城,战斗相当惨烈。在李长江他们上去之前有九班十二、三人从炮楼下面进去攻打敌人,最后只剩下一个叫小老表的人幸免于难,其余的都牺牲了。当李长江和射手、副射手爬到炮楼底下,离里面的房屋有三、四十米远时,天上突降大雨,一道闪电划过夜空,这时他们看到前面有一个小门,李长江告诉李洪章对着门打,结果他的机枪因上了保险没打响,这时敌人已经冲过来了,李长江赶紧接过机枪,把保险拉开打了两梭子子弹(共20发),墙被打了个洞。李长江告诉助手向洞里扔手榴弹,敌人一看解放军要攻进来了,再抵抗就要被打死了,连忙喊话说:“别打了,我们投降。”当时有几个土匪头子就在这个屋里,他们投降后把手枪、六轮子都扔出来了,那些枪在国民党那里也都是先进武器了,大概能有一大筐的枪,李长江在这次战斗中立了大功。

  还有一次,也是在六虎打土匪的时候,李长江和战友王龙臣因为口渴,去一个屋子找水喝,正好看到一个水缸,王龙臣就站在水缸那边,李长江站在水缸这边,一边一个,刚拿出碗来还没等喝呢,就从屋子里飞出一颗手榴弹,掉到了水缸里,把水缸炸碎了。原来这个屋子里还藏着四、五十个土匪,都是女的,王龙臣是步枪班的,身上带有手榴弹,他赶紧掏出手榴弹从窗户扔到屋里,将一个背着孩子的女土匪炸死了,其他战士也都赶过来,将土匪抓获了。

  广西剿匪进行了一年的时间,当地土匪很多,当时有一个国民党师长的老婆是土匪头子,她手下的土匪就有好几百人。剿匪一般都是在晚上行动,将村子包围,将土匪抓获。当时每逢三、六、九或二、五、八就是当地的集日,在集日就将顽固不化的土匪头子们拉出去枪毙,投降自新的土匪宽大处理,远道的还给路费,让他们回家。

  在此期间,李长江由于骁勇善战直接被连长白瑞祥提拔为为机枪三班班长。

  入朝作战

  1953年4月,李长江入朝准备参加夏季反击战。在此期间,李长江任副排长、排长。

  自上甘岭战役硝烟散尽之后,虽然没有发生大规模地面部队的军事行动,但来自空中的厮杀和地面小规模的战斗从来没有停止过。联合国军伤亡数字月月飙升,加上志愿军反登陆作战准备的完成,联合国军黔驴技穷,始终找不到有效地破敌之术。

  1953年4月,停战谈判重新恢复。可谈判中,双方依然对以往有分歧的战俘相关事宜达不成一致协议。同时,美方正马不停蹄地训练大量韩军新兵入伍,做长期战争的准备。志愿军方面的准备已然充分,遂决定选择合适的目标发起一次规模较大的反击战,将美方的诚意打出来。在这个大背景下,夏季反击战役应运而生。

  夏季反击战役的第一阶段是从5月12日到26日进行的,这是60军180师在汝文里,67军在注字洞和16军在月井里等地打响的。第二阶段是从5月27日至6月9日,这是由20军负责的。

  据李长江讲,6月13日,伪军半夜三点多就从东、西、中三个方向向高地进攻了。由于天黑雾大,当我前哨战士发现敌人时已近在咫尺,敌人就到壕沟外还把手榴弹摔到我军壕沟内。我军与敌人展开了肉搏战,激战二十多分钟,敌人退缩在高地东南一隅,我军占领着高地西北一角,双方对峙在不足两平方公里的山峁上。说实在的,双方都是死伤累累,精疲力竭。上午九点多,雾散天晴,敌机飞临上空。敌机也知道,附近这些山头上都有志愿军和北朝鲜人民军的高炮部队,一旦要扫射俯冲十有八九要遭拦截的,这就有被打下来的可能。因此,敌机光是转悠,干着急。敌我炮兵都未开炮,也是怕“打着自己人。”在敌我对峙这二十多分钟里,我军视死如归,连长果断的决定: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带头,用手榴弹、用爆破筒、用手雷把敌人赶下阵地去!战士们突然集中投掷一批手榴弹,猛冲敌人占领的东南一隅,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就将敌人压在山下,夺回了失去的高地。

  据中方统计,1953年1-2月,志愿军和人民军进行各种作战活动344次,歼敌21000余人,其中冷枪冷炮狙击作战歼敌1.2万余人;3-4月,志愿军和人民军共进行各种作战活动428次,歼敌约3万人。

  1953年7月27日停战,1957年,李长江回国。

  乐于奉献

  求真务实,不尚空谈,是李长江的一贯作风。李长江离休后,尤其当了“五老”之后,他常说:“关心下一代工作的重点在于开展活动。”他在经常下基层,帮助解决实际困难的同时,积极开展活动,把教育、关爱、帮助青少年的工作一件一件落到实处。他对青少年充满了爱,他经常利用各种机会直接与中、小学生,交谈,了解他们的思想、学习和生活。抗震救灾期间,他牵挂着灾区孩子,主动多次捐款。

  李长江经常结合自己在原岗位的工作特色,运用娴熟的知识,把工作重心放在配合职能部门开展道德法制教育上。几年来,在林业党委的整体部署下中小学为主体,全面开展爱国主义教育、集体主义教育、革命传统教育、社会主义法制教育和共产主义理想教育宣讲活动。在几年的宣传教育中,无论是忙时还是闲时,只要组织需要,只要学校需要,一个电话,立马就到,从不问路远路近。他认为,只要组织需要,他就高兴;学校的邀请,使他有发挥余热的机会,能为社会做点事,是一件快乐的事情。良好的效应,不仅增添了他寓教于乐的信心,同时也丰富了老有所用、老有所乐的晚年生活。

  1963年,李长江到延寿县平安林场工作,1968年到延安林业站任站长,1983年在延安林业站退休。2016年11月去世,李长江走完了他既平凡又伟大的一生。

 
会议报道
方正县关工委召开“五老 ...
香坊区汽轮小学素质教育纪实
市关工委同香港李锦记集 ...
第59次常委会会议纪要( ...
市委常委会听取市关工委 ...
中国关工委主任顾秀莲莅 ...
五老风采
记方正县优秀“五老”郭相声
记冯玉叶尚志市优秀“五老”
记尚志市一面坡镇长营村 ...
记道外区太平街道中邮社 ...
张永生和他的东北军事文 ...
记方正县优秀“五老”罗 ...
关爱行动
留守儿童“亲子彩虹工程 ...
道外区委书记调研指导关 ...
圆梦“希望厨师”助力脱 ...
让“爱”洒满人间
尊师重教 实现梦想大山深...
谁说天下没有“免费午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