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创办东华学校的故事
宾县关工委2021-07-26 10:57

  在北京八宝山人民公墓里,有一座刻着“邓洁民”的石碑。邓洁民年仅36岁的生命,定格在1926年4月16日的门槛。周恩来总理曾对南开学校的老同学说:“邓洁民帮助过我们,为早期的共产党人做了很多掩护工作。有机会帮我找一找邓洁民的家属。”然而,这位当时被誉为教育家、哈尔滨市六大历史名人之一的邓洁民创办东华学校的故事却鲜为人知。

  为创办的学校起名,他与周恩来不谋而合

  话说,1918年2月26日,恰逢正月十五元宵节,冰天雪地的哈尔滨虽然鞭炮火爆,但寒风仍然刺骨。可是,在繁华的街头,有一位年轻的父亲,手提浆糊桶,骑在他脖颈上的女儿手持长刷,两人沿街张贴着东华学校招生的广告。其实,在他们俩张贴广告之前,这个东华学校招生的缘起,已在哈尔滨的报纸上刊出了。

邓洁民遗照

  这个要办学校的人是谁,又有怎样的资历,为什么要办学校呢?此人叫邓洁民,1890年6月(清光绪16年)出生于宾州城里,其父邓辅庭在宾州城东门开设一个名为“致诚”的大车店。邓洁民从小就很聪明,博闻强记,富有外语天才,深受私塾先生和俄文老师的赞赏喜爱。经人推举介绍,他15岁来到哈尔滨,在道外的道台府衙门任俄文通事,并获五品顶戴。邓洁民是一个进取心极强的人,他认为年轻人只有多学习知识,才能成大才。“弃燕雀之小志,慕鸿鹄而高翔”。于是,他毅然辞去干了三年的“通事”,攒了一些学费,便去考学了。1909年他考入北京汇文学校,1912年又考入天津南开学校,被编入乙班。1913年,周恩来与张鸿诘、张瑞峰、王葆曾、霍振铎、赵松年等同时入学,编入乙三班,邓洁民和他们成了上下届同学,并在课外活动的接触中,结下了深情厚谊。1914年,邓洁民参加公费留学美国的考试,被录取,但吉林省教育厅所出的经费不够,留美遂成泡影。邓洁民求学心切,改为东渡日本,考入东京早稻田大学。当时,邓洁民的祖籍同乡(河北省乐亭县)李大钊(中国最早的马克思主义者,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1927年被奉系军阀张作霖杀害。)也在早稻田大学,两人同学法政,并同住中华留日基督教青年会宿舍,朝夕相处,亲如兄弟。爱国报人邵飘萍,因其报纸被袁世凯查封,逃亡日本,也于同年来东京,就读于法政学校,邓、李、邵三人交谊甚笃,为日后友好合作打下了基础。

邓洁民一家人合影

  1915年,袁世凯接受了日本政府提出的“二十一条”,签订了卖国条约。中国留日学生群起反对。邓洁民与李大钊同时被推举为留日学生总会负责人,起草并发出通电,向全国人民呼吁反对日本侵略行径和袁世凯的卖国罪行。1916年,邓洁民还协助李大钊为总会编辑出版了《民彝》杂志创刊号。

  1917年6月,邓洁民从日本回国度假,由于经济及妻子儿女等原因,遵从母命,终止学业,这才回到哈尔滨自谋生计。鉴于那时东北教育十分落后,人才匮乏之现况,邓洁民决心从振兴教育入手,刷新政治,改进社会。于是,他想创办一所学校。这就出现了他在街头张贴办学广告的场面。

  邓洁民经过四处奔波,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筹办学校终于有了眉目。这时,正是1917年的夏天。让他欣喜的是,19岁的周恩来在赴日本留学前夕,来到哈尔滨看望老同学邓洁民。为了能适应日本留学的学习和生活环境,周恩来询问他在日本留学的情况。当时,邓洁民把在日本留学应该注意的问题及日本当地的风俗民情一一介绍给周恩来。接着,周恩来又问他在哈尔滨忙什么,对今后的人生道路有什么设想?邓洁民兴致勃勃地讲起自己筹备办学的情况。他先说到如何筹集办学经费,又说到怎样租赁校舍,再说到办学的宗旨、目标等等。

  周恩来一边听,一边点头赞许。他说办学是利国利民,造福子孙,振兴中华的崇高事业,应该坚定信心,努力干成。当周恩来询问学校准备起什么名字时,邓洁民神秘地瞅了瞅周恩来,笑着说:“这学校的名字还和你有关呢。”

  周恩来在南开学校曾为同学题字留念——“愿相会于中华腾飞世界时”。他的博大胸怀和奋斗志向,邓洁民是早就知道的,并为此而敬重他。周恩来听邓洁民这么一说,低头自语道:“这个学校的名字还和我有关……”片刻,他接着说:“学校的名字是——‘东华’!”周恩来和邓洁民几乎不谋而合地说出学校的名字。如此心有灵犀,如此心心相印,让两位南开校友开怀大笑起来。周恩来点头称赞说:“好,好哇,你开办学校就是为中华东部的振兴和崛起呀!”邓洁民连连拍手说:“学校的名字正是此意。”

  1918年4月1日,“东华学校”在哈尔滨正式成立。邓洁民任校长。这是哈尔滨唯一的一所私立中学。邓洁民曾是天津南开学校(当时也是私立中学)的学生,帮他筹建学校和后来聘请的教师刘天佑、常小川、霍占一、赵柏荣等也都曾是南开的学生。所以,东华学校的办学宗旨、师资配备、课程设置、教学和生活管理等,几乎就是南开中学的翻版。以“培植社会中坚人才,兼重德智体三育,养成爱国精神,陶铸济世能力”为宗旨,要求学生既要严肃紧张,又要生动活泼,以“洁爱”为修身纲领,“面必净,发必理,衣必整,肩须平,背须直,不傲不暴不怠,而和而静而庄”。允许学生或师生联合组织社团,开展各种活动。在东华学校存在的四年时间里,学校成立了青年会、爱国会、演说会、音乐会、体育会;东华季报社、国文学会、英文学会、新剧团等社团活动,十分活跃,且成绩斐然。尤其是学校中所设的几何、代数、三角、物理、化学以及世界史、世界地理等课程,都采用的是英文课本,用英语授课,这在哈尔滨市是独树一帜的。东华学校,以师资力量强,教学方法新,学校生活丰富多彩,学生成绩优异而闻名遐迩。

  如今,坐落在道外区江畔路107号的哈尔滨市第二中学的前身,就是东华学校。当时,东华学校师生日益增多,规模不断扩大。据史料记载,东华学校初创时,有校舍18间,仅半年后,就又租赁校舍39间。1919年4月,东华学校举行成立周年纪念会,滨江道尹和在哈尔滨的校董都前来祝贺,充分肯定办学成绩。校董侯延爽撰文称赞:“东华生徒成绩叹未曾有,各教会来之观者,咸啧啧赞叹,谓形势精神南开外无与伦比。”

  为确保见面安全,他与周恩来约定暗号

  当年,邓洁民住在哈尔滨市道外区靖宇大街与19道街交界处临街二层楼房。他家在一楼的铁门旁,只要周恩来在左侧窗户敲三下,邓洁民就知道是他来了。这就是邓洁民与周恩来秘密相约见面的暗号。

周恩来早年来哈住在哈尔滨市道外区靖宇大街23号

  1920年深秋,22岁的周恩来在赴法国留学前,第二次来到哈尔滨,与邓洁民辞行。周恩来一身学生装束,穿着长棉袍,围着一条围巾,脚上穿着一双擦得干干净净的皮鞋,十分精神,十分帅气。他信步走到邓洁民家的左侧窗下,停住脚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警惕地看看周围有没有可疑的人,便按照事先约定的暗号,在玻璃窗上敲了三下。过了一会儿,只见邓洁民把门打开,热情地将周恩来接进屋里。随后,邓洁民让夫人到门口去望风放哨,如有可疑人来,就马上报告他们。

  老友重逢,志向相同。周恩来与邓洁民总有说不完的话,因为当时周恩来已走上革命道路,所以他向邓洁民诉说了很多自己对国家前途命运的想法,希望东华学校在教书育人的同时,也能成为革命运动的一个据点。邓洁民频频点头,从中得到很多有益的启示。正如邓洁民儿子丘琴在《周总理在我家》中所写:“我父亲邓洁民和周总理在客厅里关起门来交谈,谈话很热烈。忘记了吃饭,忘记了睡觉。有时我母亲将晚饭重新热好,敲门后,给他们送进去……”经邓洁民邀请,周恩来走上东华学校大礼堂的讲台,进行了热情洋溢的演讲。这位当时南开学校的学生运动领袖,著名天津觉悟社的创办人,畅谈自己在“五四运动”中的所见所闻所感。他还热情赞扬苏俄十月革命,阐明只有马列主义才能救中国的观点。最后,他希望东华学校的学生要为中华的崛起和振兴而刻苦学习,立志做一个对中国社会进步发展有用的人才。

  周恩来以政治深刻、思想进步、洞察敏锐的演讲,打动了那些对半封建半殖民地旧中国前途担忧的东华学校师生们,并且引起了强烈的共鸣。

  在邓洁民家住了两周之后,周恩来与邓洁民依依惜别。1920年11月7日,周恩来从上海乘船赴法国勤工俭学。到达巴黎后,他仍念念不忘老同学的情谊,给邓洁民寄来一张报平安的明信片。

青年时代的周恩来

  为掩护革命者,他把校长办公室隔了一半

  “五四运动”过后不久,邓洁民借为修建校舍筹款之机,离开哈尔滨,抵达天津。他拜会了南开学校新任校董严修、范静生等人,汇报了东华学校现状,请求指导,争取资助。在此期间,他不但寻找到刚从日本回国的周恩来,畅谈同窗友情,展望未来前程,还在天津结识了“五四”那天威震天安门而闻名全国的马骏。原来他是邓洁民的南开校友、吉林同乡。邓洁民回哈尔滨不久,马骏、周恩来等人在天津被捕入狱,半年后获释。

  1920年8月,马骏来到哈尔滨。为了安全起见,邓洁民把校长办公室隔出一半,供马骏居住。马骏昼伏夜出,与哈尔滨的进步人士广泛接触,传播革命火种。

  马骏生于黑龙江省宁安县。1915年20岁的马骏考入天津南开学校,在1919年“五四运动”中,马骏当选为天津学生联合会副会长。他对北洋政府在巴黎和会上准备签订卖国的《二十一条》,将山东半岛割让给日本的行为深刻揭露,无情痛斥。可是,1919年6月11日,在亲日分子鼓噪下,天津商界却宣布罢市停止,开市营业。为了不动摇广大市民抗议北洋政府的信心,说服商会坚持罢市,马骏带领学生们痛斥反动政府的卖国行径,面对麻木不仁的商家,他竟然头撞商会议事厅的柱子,流淌的鲜血惊醒了天津商界,唤醒了他们的爱国之心,继而推动了众多商家坚持罢市。

  经过“五四运动”血与火的洗礼,马骏由一个进步学生转变为一位革命者。1921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这次马骏来哈尔滨,是他第二次被捕出狱后不久。当时,东北军阀反对赤化,到处抓捕赤化分子。邓洁民不但没有被敌人的白色恐怖所吓倒,反而与其更坚定、更机智地斗争。他把自己的校长办公室让员工隔成两半,外间他办公,里间密室让马骏住宿。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马骏不但深入到哈尔滨“三十六棚”铁路总工厂的工人宿舍,宣传革命形势,而且不辞辛苦到偏远农村给农民兄弟耐心讲解革命道理。后来,马骏的孙子马为平说:“听祖母讲,我父亲到哈尔滨下乡去宣传,条件差,坐牛车,道路坎坷泥泞。有一次,牛车都翻了。”

  马骏还积极帮助邓洁民兴办教育,为其提出一些具体建议。在马骏和邓洁民的倡导鼓励下,东华学校不少女生解放思想,打破封建传统,解除了裹脚布,不扎耳朵眼,追寻着时代文明进步的足迹。为鼓励女学生登台演讲,马骏还为邓洁民的妻妹李淑懿拟写题为“妇女解放与社会之关系”的演讲稿。

  1922年2月,马骏第二次来到哈尔滨,又住进了东华学校的校长办公室。邓洁民深知此时的马骏肩负重任,也是反动政府通缉的重要人物。于是,对他更是关照有加,秘密掩护,直到马骏离开哈尔滨,前往家乡宁安县领导群众开展反对当地劣绅与日本人合谋,修筑宁海铁路的斗争。

  1921年初,一位年轻人带着共产党创始人之一李大钊的亲笔信,来到哈尔滨东华学校。邓洁民看完信后,热情而又谨慎地把他安排在校长室的另一半密室里。此人是我党早期重要领导人张太雷。他曾是中国共产党出现在共产国际会议上的第一位代表,也是少数见过列宁的中国共产党人之一。

  邓洁民深知李大钊这封介绍信的分量,尽管他不了解张太雷此次途径哈尔滨前赴苏联的重要使命,但是他深知老同学李大钊正忙于拯救中国命运的大事。鉴于当时哈尔滨受到东北军阀反过激党和反赤化的影响,形势十分严峻。他一再叮嘱张太雷白天尽量少出去活动,还特意安排自己所信任和器重的青年俄文教师张昭德前去苏联驻哈尔滨领事馆办理张太雷出国的一切手续。同时,委托张昭德尽力照顾张太雷的日常安全。邓洁民还为张太雷购买了火车票,亲自冒着大雪护送他登上哈尔滨开往满洲里的火车。邓洁民站在站台上望着隆隆远去的列车,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自1921年至1924年,张太雷曾六次远赴苏联,每次都是来到哈尔滨走中东铁路出境。他在哈尔滨停留期间,几乎都是住在东华学校。可见,党组织对邓洁民是何等信任啊。

  中国共产党建党前后,大批党的早期领导人因工作学习,参加各种会议,都要通过“红色丝绸之路”去苏联。如陈独秀、李大钊、张国焘、刘仁静等30余人,在通过中东铁路的红色国际交通线出国时,都要经停东华学校。为此,邓洁民声望极高,被称为“党外布尔什维克”。

  在“五四运动”期间,邓洁民率领东华学校的学生,积极投身于反帝反封建的爱国斗争。1922年春,邓洁民作为哈尔滨市代表,去北平交涉中东铁路和地亩问题。在北京滞留的日子,他公开发表演说,抨击东北时政,反对张作霖军阀统治,遭到了东北当局的通缉。后来,他为了躲避敌人的追捕,化名马天民,在天津隐居起来。由于邓洁民精通俄语,阅读了大量的俄文进步书刊,所以,他思想进步,赞成列宁的革命主张,并热切向往走苏俄社会主义道路。他曾计划出境到苏联学习革命理论,将来报效中华。可不幸的是,他患上肝癌,医治无效,含恨病逝于天津。

邓洁民在办公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这大概是邓洁民一生最大的遗憾。也正是这个遗憾,让他再也没有机会为新中国的解放和建设,留下更为精彩的一笔。真可谓,一声秋雁的低鸣,一片落叶的无奈,一场霜雪的落降。然而,邓洁民这位年轻革命者的溘然谢幕,仍让人们长歌断肠。

 
会议报道
方正县第三届十小明星表 ...
部分市直单位关工委工作 ...
省关工委表彰2019年我市 ...
方正县关工委召开“五老 ...
香坊区汽轮小学素质教育纪实
市关工委同香港李锦记集 ...
五老风采
记宾县胜利镇关工委常务 ...
记巴彦县富江乡五岳村王 ...
记平房区新疆街道关工委 ...
记方正县德善乡育林村优 ...
记尚志市元宝村党总支书 ...
爱国情怀在人生旅途中绽放
关爱行动
留守儿童“亲子彩虹工程 ...
道外区委书记调研指导关 ...
圆梦“希望厨师”助力脱 ...
让“爱”洒满人间
尊师重教 实现梦想大山深...
谁说天下没有“免费午餐”